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双版纳深度旅行“我的户外俱乐部”—风人

www.xsbnw.com 热带雨林探险,深度旅游,户外运动专业服务机构

 
 
 

日志

 
 
关于我

我是西双版纳户外运动网“我的户外俱乐部的负责人。人品没得说,最主要是没有什么不良嗜好,年龄老大不小了,按傣族的说法,属于老伙子的范畴啦,在西双版纳,我是属于濒危物种吧,这体现于我的性格和我所做的事业,性格两个字概括:“执着”,事业一个字概括:“玩”,如果您还对我和我的事业有点兴趣的话,那直接上西双版纳户外运动网。网址是:www.xsbnw.com。 ps:欢迎各地户外运动机构和旅游机构与我索取资料合作!博客上的图文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行走老挝之三、湄公河,东南亚的母亲河  

2010-05-12 17:48:40|  分类: 我的户外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双版纳我的户外俱乐部 http://www.xsbnw.com

行走老挝之三、湄公河,东南亚的母亲河 - 西双版纳风人 - 西双版纳“我的户外俱乐部”—风人

我与ai的认识是在湄公河畔的码头,ai是一个帅气的老挝男人,当我们经过码头的时候,他给我们介绍和推销乘车游览澜沧江畔。一阵砍价之后,最后约定第二天9点在码头集合,租他的船顺流而上,游览千佛洞和走访民族工艺品村寨,这也开始了我们探索老挝的真正旅程。在中国,湄公河称为“澜沧江”由于在西双版纳一段,沿江两岸遭到很多破坏,大面积的热带雨林遭到砍伐,种植了橡胶树,失去很多莽荒原始的感觉,在老挝乘船旅行,让人很期待。

琅勃拉邦的码头很繁忙,每天吞吐着很多游客,他们的船身青一色的用柚木进行了装饰,顶上盖了一个屋棚,挂着老挝国旗,像一个水寨似地摇摇晃晃的扎在江边。乘坐在ai的船上顺流而上,沿江两岸有很多村庄和寺庙,打渔的小船穿梭于河的两岸。ai是一个精明的商人,他的船行至一个加油站,立即给我们换了一艘更小的船,小船自然是很省油。当时我很生气,但后来上船后,我才发现超值。小船能乘坐6人,船头是尖的,船尾一个裸露的马达,发动起来响彻湄公河两岸,时速在80公里每小时左右。ai在节约成本的同时,让我们体验了一把湄公河的“生死时速”。小快艇穿梭于湄公河的礁石中间,遇到浪花一阵颠簸,相比乘坐大船在甲板上悠闲的晒着太阳的“老外”,我们显得刺激多了。但恐惧也就悠然而生,生怕船夫不小心撞到了礁石,让我们粉身碎骨。我们的担心是完全没有必要的,船夫们每天行走湄公河几趟,对所有的水域了如指掌,他们抽着烟,带着墨镜,很轻松的与过往的船只打招呼,时不时还往其他船上泼水。我们自然也就放松了心态,一路拍照和欣赏美丽的风景,湄公河两岸的生态环境很好,在琅勃拉邦一带,基本上是喀斯特地貌,高山林立,支流密布,山脚下的一个个小村庄的从眼前飞快的走过,吊脚楼下,可爱的孩子们在游水、钓鱼。大风把我们的头发吹成了扫把形状,通过一段风驰电掣的行驶后,船在一个竹子搭建的码头停了下来,我们到了“千佛洞”。

探寻老挝的佛教文化,千佛洞是一个好去处,在一个半山腰的溶洞里,简易的修建了一条小路,里面释迦摩尼相,观音,弥勒佛等,成百上千的林立其中,有铜像、木像、玉雕、石雕等,进入洞中,显得很庄严。游客不多,几个工作人员在悠闲的打牌,给游客们发放香烛、布施品等。依悬崖而雕琢出来的一条小路,一直延伸到了另外一个溶洞,这个溶洞有一扇铁门已经锈迹斑斑,里面也供奉了很多佛像。进里面进香必须打上手电筒。千佛洞是意译,几百年来,琅勃拉邦王室一直供养着村中那座美丽的寺庙,作为交换,村民们则一直在管理这个洞穴。最初,它作为河神的栖息之所而受到人们的顶礼膜拜。13世纪末14世纪初,小乘佛教从西而来,广泛传播。老挝王室皈依后,到16世纪,把千佛洞纳入供养管理。每年的老挝新年,也就是泼水节,国王都要亲率臣民前来祭拜,各家各户也要用圣水把自家的佛像洗涤一新。工匠们则奉命对佛像进行修理、涂漆刷金。

以下一组照片是千佛洞风光:

行走老挝之三、湄公河,东南亚的母亲河 - 西双版纳风人 - 西双版纳“我的户外俱乐部”—风人

行走老挝之三、湄公河,东南亚的母亲河 - 西双版纳风人 - 西双版纳“我的户外俱乐部”—风人

行走老挝之三、湄公河,东南亚的母亲河 - 西双版纳风人 - 西双版纳“我的户外俱乐部”—风人

行走老挝之三、湄公河,东南亚的母亲河 - 西双版纳风人 - 西双版纳“我的户外俱乐部”—风人

行走老挝之三、湄公河,东南亚的母亲河 - 西双版纳风人 - 西双版纳“我的户外俱乐部”—风人

行走老挝之三、湄公河,东南亚的母亲河 - 西双版纳风人 - 西双版纳“我的户外俱乐部”—风人

行走老挝之三、湄公河,东南亚的母亲河 - 西双版纳风人 - 西双版纳“我的户外俱乐部”—风人

行走老挝之三、湄公河,东南亚的母亲河 - 西双版纳风人 - 西双版纳“我的户外俱乐部”—风人

行走老挝之三、湄公河,东南亚的母亲河 - 西双版纳风人 - 西双版纳“我的户外俱乐部”—风人

行走老挝之三、湄公河,东南亚的母亲河 - 西双版纳风人 - 西双版纳“我的户外俱乐部”—风人

从千佛洞返回的时候,经过一个织布的村庄。ai向我们推荐“老挝威士忌”,说到了那里,一定要尝尝,所谓的老外威士忌,其实也就是中国的自酿小锅酒,而且酿酒的工艺极差,用一支油桶做酒蒸,一个土罐用来接酒。为了表示友好,与ai同饮了3杯。后来也喝了很多种老挝的酒,个人感觉,除了老挝啤酒,其他的都不敢恭维。这个村庄建于湄公河畔,村民们主要以织布和打渔为生,手工艺品出售给一些游客,为他们增加收入。织锦很漂亮,价格也比较公道。沿着村庄游走了一圈,酒劲大发,全身汗淋淋的,最后淘了几件心仪的宝贝,继续乘船到了“加油站”,换乘ai的大船顺流而下,去了“关西瀑布”。

途中路过的村寨风情:

行走老挝之三、湄公河,东南亚的母亲河 - 西双版纳风人 - 西双版纳“我的户外俱乐部”—风人

行走老挝之三、湄公河,东南亚的母亲河 - 西双版纳风人 - 西双版纳“我的户外俱乐部”—风人简陋的酿酒工艺

行走老挝之三、湄公河,东南亚的母亲河 - 西双版纳风人 - 西双版纳“我的户外俱乐部”—风人

行走老挝之三、湄公河,东南亚的母亲河 - 西双版纳风人 - 西双版纳“我的户外俱乐部”—风人

行走老挝之三、湄公河,东南亚的母亲河 - 西双版纳风人 - 西双版纳“我的户外俱乐部”—风人

行走老挝之三、湄公河,东南亚的母亲河 - 西双版纳风人 - 西双版纳“我的户外俱乐部”—风人这位可爱的老头给我们演奏他用牛角制作的二胡

行走老挝之三、湄公河,东南亚的母亲河 - 西双版纳风人 - 西双版纳“我的户外俱乐部”—风人

行走老挝之三、湄公河,东南亚的母亲河 - 西双版纳风人 - 西双版纳“我的户外俱乐部”—风人

行走老挝之三、湄公河,东南亚的母亲河 - 西双版纳风人 - 西双版纳“我的户外俱乐部”—风人

行走老挝之三、湄公河,东南亚的母亲河 - 西双版纳风人 - 西双版纳“我的户外俱乐部”—风人

村寨里的寺庙:

行走老挝之三、湄公河,东南亚的母亲河 - 西双版纳风人 - 西双版纳“我的户外俱乐部”—风人

行走老挝之三、湄公河,东南亚的母亲河 - 西双版纳风人 - 西双版纳“我的户外俱乐部”—风人

行走老挝之三、湄公河,东南亚的母亲河 - 西双版纳风人 - 西双版纳“我的户外俱乐部”—风人

行走老挝之三、湄公河,东南亚的母亲河 - 西双版纳风人 - 西双版纳“我的户外俱乐部”—风人

行走老挝之三、湄公河,东南亚的母亲河 - 西双版纳风人 - 西双版纳“我的户外俱乐部”—风人

顺流而下,河道显得更加宽敞,捕鱼的船支也越来越多,相比去千佛洞一段穿梭的游船,却没有见到一艘。船到达了一个小村庄后换乘一台农用车,风驰电掣的杀向关西瀑布。寻找到了热带雨林里的游泳天堂。

关于湄公河,我更喜欢称她为澜沧江,因为习惯。而不变的是,我喜欢在日落时分欣赏泛金色的水面,波光粼粼,两岸葱绿的青山,一点点的吞噬着太阳光,一直把天空映得通红,就在这一瞬间,仿佛是一个生命轮回的前兆。入夜,两岸虫鸣不断,寂静的夜能让你聆听到水拍打在石头上的声响。这条母亲河在孕育着一个个无数的生命。清晨,整条河响起了生活的乐章,河面上浮动的小船,一张张撒开的渔网,跃动的鱼儿等等,在日出日落之间轮转着,生生不息。

游走他乡,最喜欢和最讨厌的就是看日落,喜欢是因为日落很美丽,既有有气壮山河的霸气,也有苍凉而富有诗意的柔美,在这个时候,能让心很平静;讨厌的是,在这个时候,思乡的情怀悠然而生,叫人想家。

下午5点。ai的船轰隆隆的行驶在湄公河上。两岸收网的渔民和还在水上漂浮的小舟在夕阳下随着波浪在左右摇曳。这一刻不会让你感到心情荒凉,反而让你感到很积极。因为你看到,渔民们收获了一天的劳动果实正在回家,与家人在湄公河畔洗澡简单而快乐的生活。水花欢快的拍打着船身,在夕阳的照射下闪着金光,船行驶过的水域,拖着长长的尾巴,在两岸之间扭动着。日落时分,湄公河由金色变为通红,与云、山混为一体,与我们一起流动。

湄公河畔的风景:

行走老挝之三、湄公河,东南亚的母亲河 - 西双版纳风人 - 西双版纳“我的户外俱乐部”—风人

行走老挝之三、湄公河,东南亚的母亲河 - 西双版纳风人 - 西双版纳“我的户外俱乐部”—风人

行走老挝之三、湄公河,东南亚的母亲河 - 西双版纳风人 - 西双版纳“我的户外俱乐部”—风人

行走老挝之三、湄公河,东南亚的母亲河 - 西双版纳风人 - 西双版纳“我的户外俱乐部”—风人

行走老挝之三、湄公河,东南亚的母亲河 - 西双版纳风人 - 西双版纳“我的户外俱乐部”—风人

行走老挝之三、湄公河,东南亚的母亲河 - 西双版纳风人 - 西双版纳“我的户外俱乐部”—风人

行走老挝之三、湄公河,东南亚的母亲河 - 西双版纳风人 - 西双版纳“我的户外俱乐部”—风人

行走老挝之三、湄公河,东南亚的母亲河 - 西双版纳风人 - 西双版纳“我的户外俱乐部”—风人

行走老挝之三、湄公河,东南亚的母亲河 - 西双版纳风人 - 西双版纳“我的户外俱乐部”—风人

行走老挝之三、湄公河,东南亚的母亲河 - 西双版纳风人 - 西双版纳“我的户外俱乐部”—风人

行走老挝之三、湄公河,东南亚的母亲河 - 西双版纳风人 - 西双版纳“我的户外俱乐部”—风人

行走老挝之三、湄公河,东南亚的母亲河 - 西双版纳风人 - 西双版纳“我的户外俱乐部”—风人

行走老挝之三、湄公河,东南亚的母亲河 - 西双版纳风人 - 西双版纳“我的户外俱乐部”—风人

行走老挝之三、湄公河,东南亚的母亲河 - 西双版纳风人 - 西双版纳“我的户外俱乐部”—风人

行走老挝之三、湄公河,东南亚的母亲河 - 西双版纳风人 - 西双版纳“我的户外俱乐部”—风人

行走老挝之三、湄公河,东南亚的母亲河 - 西双版纳风人 - 西双版纳“我的户外俱乐部”—风人

行走老挝之三、湄公河,东南亚的母亲河 - 西双版纳风人 - 西双版纳“我的户外俱乐部”—风人

行走老挝之三、湄公河,东南亚的母亲河 - 西双版纳风人 - 西双版纳“我的户外俱乐部”—风人

行走老挝之三、湄公河,东南亚的母亲河 - 西双版纳风人 - 西双版纳“我的户外俱乐部”—风人

行走老挝之三、湄公河,东南亚的母亲河 - 西双版纳风人 - 西双版纳“我的户外俱乐部”—风人

行走老挝之三、湄公河,东南亚的母亲河 - 西双版纳风人 - 西双版纳“我的户外俱乐部”—风人

行走老挝之三、湄公河,东南亚的母亲河 - 西双版纳风人 - 西双版纳“我的户外俱乐部”—风人

 

行走老挝之三、湄公河,东南亚的母亲河 - 西双版纳风人 - 西双版纳“我的户外俱乐部”—风人

行走老挝之三、湄公河,东南亚的母亲河 - 西双版纳风人 - 西双版纳“我的户外俱乐部”—风人

行走老挝之三、湄公河,东南亚的母亲河 - 西双版纳风人 - 西双版纳“我的户外俱乐部”—风人

行走老挝之三、湄公河,东南亚的母亲河 - 西双版纳风人 - 西双版纳“我的户外俱乐部”—风人

  评论这张
 
阅读(36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